原来好蠢

上周踢球手机丢了。手机找不回来了,手机里没备份的东西也找不回了。大概是因为这样又想到了之前备份过的聊天记录。

发现文件夹里还有当时给她写的信的草稿。按时间排序。最近的一个是个加密的文档,文件名是材料科学基础(1)。一定是不想被人看到吧,那试试这个密码。试了几遍成功了。

噢写得真是尴尬。写得好长,以为越长越能体现真诚。写得好像一个偏执的死脑筋理性的怪人。强忍着读完之后大骂了一个F词汇。那时候真是好蠢啊。谁看了都会觉得很糟糕。但是她还是温柔地回信了。

谁说没有拥有过。温柔、被理解,我拥有过这些感受,即使她只是因为善良。所以想起的时候才会有感觉到永远失去了的伤心难过。虽然也只是用想象构建出的失去。看不下去其他的了。

总会再遇到吧。希望是下一个。

明天约了一个没见过面的女生吃火锅。

发表评论

40 queries in 1.757 seconds, using 11.83MB mem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