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学期过去了

一个学期过去了。当然这不是我又开始写博客的原因。

想给她写信。想联系。荷尔蒙总在睡不着的夜里最躁动,好像有了能完成一切的力量。但第二天醒来又投入螺旋的生活旋转和起伏中,又变得所谓的理智,变得胆小和安于现状。又很快变成觉得自己什么都不好的情绪中,虽然这并没错。恋爱这事也不算没有在尝试,结果是越来越心灰意冷。大概是自己太着急了又太不着急了。总之是个困难户心态了。自己一点也不美好,又希望得那么美好。生活的距离越来越远。很想一直保持联系,但是时间越来越久,感觉越来越难越来越远。最后总会想到,这是让人讨厌的行为啊,自己是让人讨厌的啊。食之无味,为什么这么鸡肋。不配,能轻易的说服自己。

既然不敢联系。这时候跳动的打字光标都好像在嘲笑我。能不能让自己变得有趣一些。能不能也写出有趣的文字说出有趣的话逗笑她。应该不能,我好像只有自怨自艾的话想写下来。

认真回忆一下,这种抱着好人卡欲求不满一想能想好几个小时的行为可能来源于两三岁时候的心理创伤。那是还在老家上托儿所的时候的一个记忆画面,有个漂亮的小姑娘大概是同班同学。大概她父母也是我父母的同事,我们去拜访她家。她家在一楼有个院子,里面有颗小松树。我不记得她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长什么样,只记得我一个人拿着玩具兵假装开心地在小松树上玩,大概是不敢去找人或者被拒绝了或者没被搭理的样子。虽然并不是我爸妈告诉我的,我记忆里却是以第三人称,而印象又这么深刻。大概是有原因的。

我觉得我的心理一定能被心理学简单的解释,但是我不想解释,只希望哪天能在白天失眠,能抛开前因后果,不再思前想后,能再建立起联系。或者穿越回那个教室,那条路,那个晚上,坐在她旁边,坐在她对面,走在她身边。让我再单方面的感受美好。

有时候希望自己是学的文科。或者至少不这么呆。自己都觉得自己无趣。有时候又希望自己学的是那些显学。说出去更有底气,感觉身高都能高两厘米。穷酸书生,还是没读过多少书的那种。

在物价房价学历都在通胀的年代,博士可能是最需要坚定却最迷茫的人群之一。有人总结现状,从事科研是最理性的人需要做出的最不理性的职业选择。一个due接另一个due,博士生涯已经快过半。还有半截,我应该怎么过。

哦,我的第一篇文章的初稿终于写完了。

2 Comments

  1. 小地主 · 2017年5月25日 Reply

    phd! 你竟然还在一直写啊

发表评论

43 queries in 0.962 seconds, using 12.00MB mem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