惯性

今天强行掰一个quartz比色皿的时候把手划/扎破了。过了好几分钟才发现手套上有血,脱下手套,大拇指已经染得通红了,手套里也都是血。大概1mL吧。

第三次实验受伤还挺吓人的,不过可能划得比较快,没上两次疼。上两次是hot plate烫伤和脖子被塑料划伤。

最近三个月可能都在三点之后才睡觉,不过我起的也晚,在实验室的时间可能每天12-14个小时吧。作死。

希望回家能把作息改过来。回来要准备QE了。而自己的有机系钠液流项目没有第二步进展,qizhao的单分子项目走之前也做不完了。速出文章的这个学期目标要留到下学期了。

 

发表评论

39 queries in 1.213 seconds, using 11.98MB mem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