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d听闻

phd是个圈子,不过所有关系都是圈子套圈子嘛。

组里聚餐过两次,我一直是个听众。各种组里的系里的历史,不少都挺黑的。有不少都是黑老板和学术圈的。多是人际方面的。今天还说到ntu做数据的流言。

昨天对面的组的伊朗学姐和新加坡做计算的phd用英语聊天锻炼了我的听力。又是对面组的黑历史,但是没怎么黑自己老板,一直再聊组里另一人偷功,和未来的打算。似乎他们觉得nus的压力比较大。

不知道我四年后会是什么样子。

发表评论

40 queries in 1.046 seconds, using 11.35MB mem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