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了

虽然PhD生活和开学没什么直接联系了,但开学前的新加坡国庆长周末还是让最后的暑假残喘到了今天。

资本积累的概率和选择的道路有关,我想来nus的多数和我一样,都不会是资本积累的收益者,即富二代。在朋友圈看到小型富二代的炫富照,再看周围忙碌辛勤斤斤计较的人们和自己,免不了感叹一番。但是不同价格的生活,质量的衡量方法和角度不同,也就少了心理的劣势。

不能忘了初衷。知识和技术创造价值和推动力,求知探索解决问题才能拓展疆域。

然而也要认清现实的差异。今天组会,在台上被问了很久的学姐下来坐我旁边一身疲态,问我为什么要来做这个方向。我大概把学术研究总结为两种类型,由已知体系推理的理论科学和发现新现象做新技术的实验科学。然而二八原则,理论和技术都是一将功成万骨枯,最后可用的是少数,所以是探索。不过现在的学术探索的精神被人数和产出的期望压迫着,让人容易忘记研究的目的。我听着组会就总是在想这些东西的目的是什么?虽然不以实用为导向的探索性科学性感觉挺好玩的,像儿童在摸索,但是参与者往往没有了儿童的天真,也失去了儿童的志趣。

直接跳到励志总结。要努力了,还差的很远呢。找到科研的路。

发表评论

39 queries in 1.450 seconds, using 11.98MB mem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