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

离校日期和毕业典礼都没给我带来什么离别情绪,但今天收拾我四年积累下的车票、发票、照片、证书、入学资料、交换资料、夏令营资料、申请资料等各种琐碎物件的时候,回忆才开始“杀人”,心情变得沉了一些。珠江路的路口嘈杂。

四年。陶一十一楼的穿堂风拂面。

发表评论

40 queries in 1.056 seconds, using 11.37MB mem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