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在最混乱的梦里用理性解释那种让人流泪的力量是什么。是一个嘲笑的自我和一个本能的自我还是一个真实的自我,是两种想法,就像现在我想写又怕被人嘲笑。我问为什么要写,可能是要写给这种感觉产生时所想的那人看。为什么会被嘲笑,可能是因为无法预见别人的想法,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却顾忌着外面的人,像在一个透明的球里,是我的空间但是不能裸体,要让一些人看见又不想被其他人看见,又不是给所有人看的又假装要给所有人看。我想这些都有理性的人研究过了。我理性的时候是懒的时候,我哪有什么理性的时候,不成熟。我为什么要试图写得文章好看。经过一番类似的混乱,我知道这种情感是非理性的,或者按一般解释是荷尔蒙造成的,是无道理的 。我知道,等我写完这会是被我嗤之以鼻的。我明白我为了记录,不应该试着写出逻辑或者结构,应该记录。我知道,会有写后删除的冲动。因为是想写成信寄出去,但是又要故意这样假装不写给谁,因为这是冲动 。因为不,不怎么样的,写给某个人。想打动别人又觉得痴人说梦又不敢承担后果又不明白,于是要记录。现在又不想写了,不是后悔是矛盾是不够义无反顾。会被父母辈嗤之为鸡毛蒜皮不务正业,会被自己嘲笑罗嗦与八婆。写到现在都是前言都是动机初衷绪论。我一直想搞清楚这种感觉算什么,搞清爱是什么。但是我发现我一直假定爱是什么我不懂的东西,是什么高级东西,是我的过激反应是我的臆想。我稍一冷静就会想这些都是那些资本阶级大少爷想的事啊,要是病着饿着忙着生活遇着困难我就不会想这事,就像我妈经常用以教育我的,你现在多幸福,想想我们当时想想那些不幸福的人云云。可是我不顺病着忙着饿着的时候也是会想。我想说,那个在梦中说我懂的人在哪里,那个我觉得懂我的人在哪里,那个我不担心嘲笑不会嗤之以鼻的人。果然一停顿就写不下去了。不知道观感会如何,奈何,不知道怎么表达。这是一种触电的感觉,在左手。我觉得可能是什么化学物质引起的吧,多巴胺加叉叉叉啥的,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这种体验,每次想那些情感的东西,特别是觉得不明所以伤心触动的时候,强度变化持续输出,挤出眼泪一般可以不产生。真是羞于说这些,这是隐私了吧。有些感同身受她的突然爆发。虽然不是少年了,还是觉得在强说愁。半梦半醒中一直在纠结我为什么产生这种感觉,这种感觉是否合理是否理性是否强度合适,最后发现这是非理性的情感,我又纠结说它非理性是否合理,于是决定记录,担心忘记。她的来访让我有希望有幻想,我又怕表达希望幻想会把人弄跑。我希望幻想成真,又怕幻想破灭又担心成真后无法对应手忙脚乱又把幻想像上次一样击碎,又怕自己不够格。可能我需要爱情维度的认可和分享,像人说的找个妹子就好了,再找一个喜欢的我觉得能懂我的。一直去偷看别人的生活,真是难以自拔的吸毒的感觉。说白了,缺爱了,发情了。沉迷情感世界,感觉会让父母失望让自己失望的,虽然父母希望我开心也希望我带个女朋友回来虽然我也希望。问这种情感是个啥,问到头来啥都不是就是它自个儿。让人觉得卑微,至尊宝的是爱情唐三藏的就不是吗,这个比喻不太好。虽然知道现实限制基本不可能,但是我多想啊。还是去做梦吧。最后管它被谁看,除了我希望的人说希望的话,谁提我跟谁急。哎,写在这也是不太合适。什么鬼。

发表评论

47 queries in 1.242 seconds, using 11.39MB mem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