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过去了,夏天又来了

5月过去了,夏天又来了

  写总结还是有用的,可以感受到时间的速度以及自己浪费的生命。
  看了一眼四月的总结,5.1-5.30真是一眨眼就过去了—转眼就是儿童节了!

4月总结中展望的回顾

  信誓旦旦的科研之月只是完成了一篇不合格锂空综述,整理并讨论了串扰研究的下一步计划。成果=0。其他时间纠结于专业课和物化实验报告中。
  LaTex还是半吊子。只在交了综述之后上完了数学系的LaTex课。球队看到争取联赛头名的希望然后又掉链子了。
  这周居然又捡起了实况,毫无理由地松懈了。真是毫无自制力。

5月总结

  差。
  弄完夏令营申请和签证,草草交代了两个组的工作好像就乐呵地不知道干啥了。还是没做计划啊。
  报了7.13的GRE,但是复习进度显然不给力。下个月还有期末复习和准备夏令营考试的任务。
  生活节奏和思维方式上我还是一个慢节奏、无组织的浪人啊。大概这样很难做出什么杰出的成就了。还是差好多。

做什么,为什么,怎么做

  忙碌的一个原因是,在该奋斗的年纪就该全力以赴。但是冲刺的时候,各人的姿势和脑海中呐喊的声音是不一样的。
  昨天听了上一届的出国经验分享。两个牛offer的心路历程让我停下来想了想,倒是和他们讲的内容没什么关系。

为什么要出个国?

  我迷信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美好境界,但是我又觉得自己去旅游没啥意思、不值当也不免走马观花,并且后者的可行性也不如前者。于是认为借着读书和其他正当的理由去各个地方生活倒是不错的方式。于是大学期间便离开第二故乡来到这里,让南京成了我的第三故乡。
  其实都是一拍脑袋的逻辑啊。还比较清晰地记得,在小学的入学测试时,被问到将来想做什么,小不点的我毫不犹豫地说:“我要当科学家,上哈佛”。测完之后我妈问当科学家要做什么,我说“发明长生不老药给妈妈吃,买劳斯莱斯给你们”。

六岁的我是从哪知道这些的我无从考据。奇怪的是我对小学入学那天的记忆如此清晰和完整。还记得测试里看图说话,我说图上有细菌;在小学校园里可能是第一次认错人—招完手之后发现认错了,就装作在跟他身后的人打招呼,然后继续喊着同学的名字招着手往他身后假象的人跑去……

  像常见的“科学家”理想,可能是知识分子家庭加大环境的熏陶出来的。而“长生不老药和劳斯莱斯”大概只是想不到别的了,作为科学家成就和让老妈开心的说法吧。
  后来看了些哲学史的东西,想了想那三个终极问题,便觉得不在历史上留点东西,不推动人类向真理挪动几步就活得没有多大价值。然后确定了要出国然后进faculty的道路—当然那时候不知道具体的,只是模糊地觉得要出国去好学校。
  说的想的很简单,但是我没有付出对等的努力和汗水。大概觉得能实现杰出成就、远大前程的人必须要有个性要有天赋,怎么能苦逼地去用功呢。侥幸心理吧。或者是因为那并不是那么坚定和实在的梦想基础,而是更接近白日梦的愿景而已。
  总而言之,我重新审视之后,大概归纳了如下几个出国原因。(无先后)

  1. 在人间走一遭,要抓住体验符合人物设定的机会
  2. 完成执念,免得后悔
  3. 上了路就要走下去
  4. 不想准备考研
  5. 据说国外的科研氛围更好
  6. 就像高考前选择南大一样,去一个好平台
  7. 开始对白日梦的真正追逐,接近理想和理想的自己

  其实这个表早该列了,但是不同阶段估计罗列的条目会不太一样。前四个原因不太正当。后5、6原因比较有问题,因为不知道能申到什么老师和学校。最后一个原因是最好的。

我要做啥?

  这逻辑顺序有点问题,刚才应该先回答我想做啥的问题啊。我的兴趣是什么?这个问题太泛泛了。我做啥的时候特别有自我良好的感觉?折腾有关电脑的小问题,做实验解决问题以及尝试解决其他问题的时候,做炫酷的东西的时候,做白日梦的时候,踢球的时候。这些好像没啥关系。但是大致是泛指那些我觉得好玩的东西,而好玩就难解释了。还是不够深入吧,还是没有可以作为事业的感兴趣的东西。其实我要做的就是,在自己的价值观里活得充分,然后找到自己感兴趣的。另外好像已经默认我对理论推导不感兴趣了,更倾向于解决实在一些的问题。

发表评论

47 queries in 1.180 seconds, using 11.39MB memory